纪念馆_二维码

MEMORIAL_QRCODE


王春富 耿玉荣纪念馆二维码

右键图片另存为保存二维码


祈福
21
图文
0
浏览
6422
王春富 耿玉荣


王春富 耿玉荣

母亲耿玉荣生于1932.2.14,锦州义县前杨乡枣茨山西村人,卒于1992.7.19。大约1956年随着父亲转业来到锦西,我记得有一年我妈在化工机械厂家属队干过,给房子烫沥青,干了不到一年,有一次烫沥青时出意外,沥青把我妈脸上烫了一点,然后就不干了。我妈也是因为糖尿病综合征,房室传导阻滞的心脏病,最后心脏功能衰竭去世。葬于葫芦岛市连山区笊篱山村北山南坡。该地前面是一个人工湖,常年有水,远望可以看到葫芦岛港湾。

父亲王春富生于1934.10.16,锦州义县前杨乡枣茨山村人,1953年参军,担任连队报务员。1956年复员到锦西化工机械厂,先后在金工二车间、压缩机车间做钳工,为解放后最高级别6级钳工。曾经进入大连工学院培训。1993年退休,因糖尿病综合征,造成心肺功能衰竭,卒于2016.12.14。爸去世后和我妈合葬在一起。

回忆过去,酸甜苦辣啥都有,但是总的感觉我们一家人还算是挺幸福的。我们一家先后在团山子村租房子住。那时候生活比较清苦,粮食紧张,妈妈每年秋天都带着我和哥哥到解放了土豆、地瓜、花生地里继续翻剩下的东西。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翻地瓜,已经装了2小面袋地瓜毛子,我哥说:“”妈你看那边“”,我们一看一大群红卫兵举着红旗向我们走过来。妈妈说快走,拉起我们拼命地往家跑,头都没敢回。到家后我妈说:‘可惜了两个新面袋子’。后来厂里分了房子,在化机5区称作60户的地方,在五里河大坝边上。房子特别小,进屋是厨房,然后里面就是土炕了,土炕有3米半长,地上有一个柜子,柜子和土炕之间刚能两个人走过去。外边有一个院子,大小差不多5米长宽4米的样子。60户的房子它是尖顶的南面半边是一家,北面是一家,我家在背面,这样的房子不通风。那时候夏天天热,院子里面晚上蛐蛐叫的特别响,扰的人睡不着,我爸就那个棍子找蛐蛐,翻了半天院里的木头,才找到它,他蹦的太快,刚往前一凑,它就蹦的没有影子了,这时候不能动只能静静的等着,一会它又叫了,才知道他的位置,这回看准了,一石头扔过去把它砸死了。这回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这一夜睡了一个安稳觉。有一年我们一帮小孩子正在河边的草地上挖洞玩,我正趴在沙地上挖,我爸和小朋友喊我都没有听见,我爸上去把我拎起来一顿踢,说:“看你把衣服整的这个脏,你妈刚给你洗的”。我哇哇大哭着回家了。从此我再也不趴地上了。又有一年傍晚时我们一帮小孩子还在河边挖洞,这次我是蹲着挖,忽然有人说:“发水了”,我们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河水,说这大晴天的发什么水,我们有仔细看河边的水已经把我们挖的洞淹了,这时候我们撒腿往家跑,一边跑一边喊:“发水了发水了”。晚上河水已经快接近大坝顶了,我爸对我妈说:"你带孩子上油五(石油五厂)俱乐部吧。‘’就这样,我妈带着我和哥推着自行车去了油五俱乐部,到那里一看已经有很多人了,大都是化机厂和化工厂的家属,那一宿我不记得了妈妈睡没睡,我是睡了一觉,第二天挺精神的就回家了。大水退了,大坝没没顶。后来我们家搬到化机四区的平房了,刚搬去时,那院子里有一个菜窖,里面放着对面屋的一些白菜,我家搬过去后菜窖用了2年后来就埋上了。在这里我家住了好多年,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园子,可以种好多菜。刚下来的黄瓜和西红柿都没到太熟的时候就被我盯上了,西红柿刚刚见红,我就吃了,有一点涩。我爸妈种地都是一把好手,什么都长得很好,菜吃不完还经常送给菜地少的邻居。我印象最深的是种的韭菜和大葱,这种东西真省事,一年一年的自己长。冬天时候我家的平房把大山,特别冷,每年我们都糊上窗户缝,北边窗户用报纸糊死,北窗台以下都要培上,就这样躺在炕上都能看到山墙上的冰花反射着灯光,直到上初中时1976年我家才搬到现在的楼房。

祈福献祭

    • 游客

      08月14日

    • 跪拜

      跪拜一次

    • 游客

      08月06日

    • 鲜花

      鲜花一束

    • 鲜花蜡烛,水果金元宝。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鲜花

      鲜花一束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供灯

      供灯一盏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供灯

      供灯一盏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花圈

      花圈一个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花圈

      花圈一个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点烛

      点烛一根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米饭

      米饭一碗

    • 孙女王立华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上香

      上香三柱

    • 二儿子

      04月06日

    • 望您二老在那边也快乐幸福,明年清明时节我再去看您们

亲友团

    没有数据!

服务

咨询

  • 电话

    13841618778

  • 微信

    luchuang8085

殡葬

  • 一、提前准备:(1)准备寿衣:提前准备,以防不测,老人过世后,匆忙选购,无法买到满意产品 (2)遗像素材:最好选择有电子版或底版的照片,以保证遗像的清晰度;
  • 二、净身穿衣:(1)现场准备:医用酒精、浅色毛巾小脸盆 (2)操作标准:以恒福祥净身穿衣操作规程为;
  • 三、灵车接运:(1)普通殡仪车:五菱汽车 (2)高档殡仪车:奔驰汽车;
  • 四、遗体寄存:(1)医院太平间寄存(不推荐) (2)殡仪馆寄存 (强烈推荐)
  • 五、遗体寄存:(1)医院太平间寄存(不推荐) (2)殡仪馆寄存 (强烈推荐)
  • 六、遗体告别:(1)医院告别:一般医院告别厅环境简陋,告别与火化在不同地点,致使办事过程脱节,浪费时间。(不推荐) (2)殡仪馆告别:环境正规,气氛庄严,化妆、告别、火化一站式流程,省时省力。(强烈推荐)
  • 七、火化服务:(1)普通炉火化:基本费用 (包括:火化费、引导费、装灰费、骨灰袋、火化证等基本消费) (2)豪华炉火化:基本费用(包括:火化费、引导费、装灰费、骨灰袋、火化证等基本消费)
  • 八、骨灰寄存:(1)墓地寄存:陵园公墓 (强烈推荐)(2)殡仪馆骨灰寄存(不推荐)

代祭

  • 清扫卫生,供奉鲜花,供奉果盘,供奉糕点,供奉烟酒,代客祭拜,代客敬香等。
分享

二维码

“王春富 耿玉荣”纪念馆

分享二维码邀请亲友

长按二维码图片

保存至手机或分享给需要的朋友

献祭供品

图文资料

没有数据!

加入亲友团

追思留言

王春富 耿玉荣

母亲耿玉荣生于1932.2.14,锦州义县前杨乡枣茨山西村人,卒于1992.7.19。大约1956年随着父亲转业来到锦西,我记得有一年我妈在化工机械厂家属队干过,给房子烫沥青,干了不到一年,有一次烫沥青时出意外,沥青把我妈脸上烫了一点,然后就不干了。我妈也是因为糖尿病综合征,房室传导阻滞的心脏病,最后心脏功能衰竭去世。葬于葫芦岛市连山区笊篱山村北山南坡。该地前面是一个人工湖,常年有水,远望可以看到葫芦岛港湾。

父亲王春富生于1934.10.16,锦州义县前杨乡枣茨山村人,1953年参军,担任连队报务员。1956年复员到锦西化工机械厂,先后在金工二车间、压缩机车间做钳工,为解放后最高级别6级钳工。曾经进入大连工学院培训。1993年退休,因糖尿病综合征,造成心肺功能衰竭,卒于2016.12.14。爸去世后和我妈合葬在一起。

回忆过去,酸甜苦辣啥都有,但是总的感觉我们一家人还算是挺幸福的。我们一家先后在团山子村租房子住。那时候生活比较清苦,粮食紧张,妈妈每年秋天都带着我和哥哥到解放了土豆、地瓜、花生地里继续翻剩下的东西。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翻地瓜,已经装了2小面袋地瓜毛子,我哥说:“”妈你看那边“”,我们一看一大群红卫兵举着红旗向我们走过来。妈妈说快走,拉起我们拼命地往家跑,头都没敢回。到家后我妈说:‘可惜了两个新面袋子’。后来厂里分了房子,在化机5区称作60户的地方,在五里河大坝边上。房子特别小,进屋是厨房,然后里面就是土炕了,土炕有3米半长,地上有一个柜子,柜子和土炕之间刚能两个人走过去。外边有一个院子,大小差不多5米长宽4米的样子。60户的房子它是尖顶的南面半边是一家,北面是一家,我家在背面,这样的房子不通风。那时候夏天天热,院子里面晚上蛐蛐叫的特别响,扰的人睡不着,我爸就那个棍子找蛐蛐,翻了半天院里的木头,才找到它,他蹦的太快,刚往前一凑,它就蹦的没有影子了,这时候不能动只能静静的等着,一会它又叫了,才知道他的位置,这回看准了,一石头扔过去把它砸死了。这回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这一夜睡了一个安稳觉。有一年我们一帮小孩子正在河边的草地上挖洞玩,我正趴在沙地上挖,我爸和小朋友喊我都没有听见,我爸上去把我拎起来一顿踢,说:“看你把衣服整的这个脏,你妈刚给你洗的”。我哇哇大哭着回家了。从此我再也不趴地上了。又有一年傍晚时我们一帮小孩子还在河边挖洞,这次我是蹲着挖,忽然有人说:“发水了”,我们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河水,说这大晴天的发什么水,我们有仔细看河边的水已经把我们挖的洞淹了,这时候我们撒腿往家跑,一边跑一边喊:“发水了发水了”。晚上河水已经快接近大坝顶了,我爸对我妈说:"你带孩子上油五(石油五厂)俱乐部吧。‘’就这样,我妈带着我和哥推着自行车去了油五俱乐部,到那里一看已经有很多人了,大都是化机厂和化工厂的家属,那一宿我不记得了妈妈睡没睡,我是睡了一觉,第二天挺精神的就回家了。大水退了,大坝没没顶。后来我们家搬到化机四区的平房了,刚搬去时,那院子里有一个菜窖,里面放着对面屋的一些白菜,我家搬过去后菜窖用了2年后来就埋上了。在这里我家住了好多年,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园子,可以种好多菜。刚下来的黄瓜和西红柿都没到太熟的时候就被我盯上了,西红柿刚刚见红,我就吃了,有一点涩。我爸妈种地都是一把好手,什么都长得很好,菜吃不完还经常送给菜地少的邻居。我印象最深的是种的韭菜和大葱,这种东西真省事,一年一年的自己长。冬天时候我家的平房把大山,特别冷,每年我们都糊上窗户缝,北边窗户用报纸糊死,北窗台以下都要培上,就这样躺在炕上都能看到山墙上的冰花反射着灯光,直到上初中时1976年我家才搬到现在的楼房。

中国-纪念馆

网络掉念平台 -- 专注文明祭奠


  • 辽ICP备18001026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