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吴瑞栋】纪念馆


吴瑞栋纪念馆二维码

右键图片另存为保存二维码


祈福
446
图文
0
浏览
3580
吴瑞栋


吴瑞栋

吴瑞栋,上海金山枫泾人,出生于1936年,于2021年10月27日逝世,享年86岁。亲爱的父亲、外祖父,优秀的人民教师,伟大的音乐教育家,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。1936年,他出生在枫泾,当时枫泾属于松江县。长大后的吴老师曾在松江县城上师范学校,后来考入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。1958年吴瑞栋大学毕业服从分配远赴苏北工作,在一所中学当音乐老师,这一去就是近30年。50岁那年他调回上海成了金山区委党校的一名地理老师。1996年吴老师退休。2003年吴老师随女儿搬到松江新城,此后一直在方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从事社区音乐教育。


我生于1936年12月(阴历12月初七),那时正值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,中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37年秋在我还不满10个月的时候,日本鬼子在(沪)金山嘴登陆。我父亲是医生(红十字会员),当时行医在(平湖新埭)广陈小镇,鬼子兵沿途残杀老百姓,父亲也未能幸免。当时母亲怀抱我还不满10个月的孩子,苦苦哀求,还遭鬼子兵的毒打。被绑的父亲(其他还有三个乡亲)在这生离死别之际,叮咛我妈一句话:“你要带好孩子,逃命吧!”母亲含泪怀抱着我痛别亲人,随着逃难人群远去。回到老家枫泾后不久,即听当地农民传来消息说:“吴医生已被害了”。母亲悲痛地去事发地办理了后事。当时一起遭难的还有四个乡亲,他们都是被鬼子兵用刺刀杀害的。这就是我懂事后,母亲告诉我的幼年遭遇。从此民族仇恨深埋在我心里半个多世纪。

37年——45年敌伪时期,45年——49年国民党统治期间,我家一直未能改变贫困的生活状况。由于我父亲早逝生活困难,母亲靠手工缝纫,挣得几钱,勉强维持生活,让我上学,知书达理。我爱我妈,我敬我妈,如今我母亲已于去年过世了。

49年“春雷”一声,家乡(枫泾)解放,在这解放的日子里,我家里房屋常住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,他们是去了一批,又来一批,去解放上海而驻在这里休整备战的。在那些日子里,我跟着解放军战士学会了“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”、“我是一个兵”、“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”。那时我是小学生(11岁),从此我懂得的东西更多。共产党好,听党话,跟党走。

52年我就读松江师范(松江二中前身),但生活的重担始终压在母亲的身上,为了抚养我读书,母亲只身到上海市区去做佣人(现称保姆),妈妈呀妈妈,你把希望寄托在党的身上,把希望寄托杂孩子身上,实现爸爸临别时说的“带好孩子”的愿望。这就是我妈的伟大。

我含着仇恨和幸福的泪写这些,是为了让我的孩子们,不要忘记旧社会的苦难和一个被压迫民族的恨。

1958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,我服从学校分配,在苏北(泰兴黄桥),一干就是近三十个年头。由于领导的照顾和金山区委党校教学工作的需要,我于1985年调于家乡。

从52年离开老家枫泾,至今半个多世纪,我一贯听党的话,拥护党的各项政策,由于我长期在外地工作,我家房产一直由亲属代管、使用。五十年代末部分房屋由国家代管,文革后,按政策落实私房代管改造政策,归还房屋产权于我。我深深体会到共产党好。

意想不到的事,是房管所个别干部太霸道,抢去我家的门,拆走了我家的窗,打掉了我家的墙,占了我家的房,编造证据,把我的自住房屋硬说是租给他人的商铺,也不公布证据。历时四十多个年头,十数次人民来信,无果。无奈,但我仍坚信着共产党好。我多次致信金山区委,他们不经过实地走访调查也不公布证据,非法继续帮助枫泾镇房管所,侵占我的私人房屋。

在旧社会苦大仇深的一个新中国公民,解放时我才13岁,今年已经80岁了,历次运动已经过去,政策应该落到实处,而我的房产为何还有部分要没收?没收房产不给任何证据,这是不是党的政策?

我到哪里去申诉?找谁去解决问题?希望市委市政府主持公道,调查真相返还我的私人房产,把党的私房落实政策真正落到实处。


中共金山区委党校退休教师

吴瑞栋

祈福献祭

  • 游客

    08月14日

  • 鲜花

    鲜花一束

  • 08月12日

  • 米饭

    米饭一碗

  • 08月12日

  • 点烛

    点烛一根

  • 08月12日

  • 上香

    上香三柱

  • 08月12日

  • 跪拜

    跪拜一次

  • 徐丛往

    08月05日

  • 水果

    水果一篮

  • 徐丛往

    08月05日

  • 冥币

    冥币一捆

  • 07月04日

  • 米饭

    米饭一碗

  • 07月04日

  • 跪拜

    跪拜一次

  • 07月04日

  • 点烛

    点烛一根

亲友团

    没有数据!

服务

咨询

  • 电话

    13841618778

  • 微信

    luchuang8085

殡葬

  • 一、提前准备:(1)准备寿衣:提前准备,以防不测,老人过世后,匆忙选购,无法买到满意产品 (2)遗像素材:最好选择有电子版或底版的照片,以保证遗像的清晰度;
  • 二、净身穿衣:(1)现场准备:医用酒精、浅色毛巾小脸盆 (2)操作标准:以恒福祥净身穿衣操作规程为;
  • 三、灵车接运:(1)普通殡仪车:五菱汽车 (2)高档殡仪车:奔驰汽车;
  • 四、遗体寄存:(1)医院太平间寄存(不推荐) (2)殡仪馆寄存 (强烈推荐)
  • 五、遗体寄存:(1)医院太平间寄存(不推荐) (2)殡仪馆寄存 (强烈推荐)
  • 六、遗体告别:(1)医院告别:一般医院告别厅环境简陋,告别与火化在不同地点,致使办事过程脱节,浪费时间。(不推荐) (2)殡仪馆告别:环境正规,气氛庄严,化妆、告别、火化一站式流程,省时省力。(强烈推荐)
  • 七、火化服务:(1)普通炉火化:基本费用 (包括:火化费、引导费、装灰费、骨灰袋、火化证等基本消费) (2)豪华炉火化:基本费用(包括:火化费、引导费、装灰费、骨灰袋、火化证等基本消费)
  • 八、骨灰寄存:(1)墓地寄存:陵园公墓 (强烈推荐)(2)殡仪馆骨灰寄存(不推荐)

代祭

  • 清扫卫生,供奉鲜花,供奉果盘,供奉糕点,供奉烟酒,代客祭拜,代客敬香等。
分享

二维码

“吴瑞栋”纪念馆

分享二维码邀请亲友

长按二维码图片

保存至手机或分享给需要的朋友

献祭供品

图文资料

没有数据!

加入亲友团

吴瑞栋

吴瑞栋,上海金山枫泾人,出生于1936年,于2021年10月27日逝世,享年86岁。亲爱的父亲、外祖父,优秀的人民教师,伟大的音乐教育家,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。1936年,他出生在枫泾,当时枫泾属于松江县。长大后的吴老师曾在松江县城上师范学校,后来考入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。1958年吴瑞栋大学毕业服从分配远赴苏北工作,在一所中学当音乐老师,这一去就是近30年。50岁那年他调回上海成了金山区委党校的一名地理老师。1996年吴老师退休。2003年吴老师随女儿搬到松江新城,此后一直在方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从事社区音乐教育。


我生于1936年12月(阴历12月初七),那时正值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,中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37年秋在我还不满10个月的时候,日本鬼子在(沪)金山嘴登陆。我父亲是医生(红十字会员),当时行医在(平湖新埭)广陈小镇,鬼子兵沿途残杀老百姓,父亲也未能幸免。当时母亲怀抱我还不满10个月的孩子,苦苦哀求,还遭鬼子兵的毒打。被绑的父亲(其他还有三个乡亲)在这生离死别之际,叮咛我妈一句话:“你要带好孩子,逃命吧!”母亲含泪怀抱着我痛别亲人,随着逃难人群远去。回到老家枫泾后不久,即听当地农民传来消息说:“吴医生已被害了”。母亲悲痛地去事发地办理了后事。当时一起遭难的还有四个乡亲,他们都是被鬼子兵用刺刀杀害的。这就是我懂事后,母亲告诉我的幼年遭遇。从此民族仇恨深埋在我心里半个多世纪。

37年——45年敌伪时期,45年——49年国民党统治期间,我家一直未能改变贫困的生活状况。由于我父亲早逝生活困难,母亲靠手工缝纫,挣得几钱,勉强维持生活,让我上学,知书达理。我爱我妈,我敬我妈,如今我母亲已于去年过世了。

49年“春雷”一声,家乡(枫泾)解放,在这解放的日子里,我家里房屋常住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,他们是去了一批,又来一批,去解放上海而驻在这里休整备战的。在那些日子里,我跟着解放军战士学会了“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”、“我是一个兵”、“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”。那时我是小学生(11岁),从此我懂得的东西更多。共产党好,听党话,跟党走。

52年我就读松江师范(松江二中前身),但生活的重担始终压在母亲的身上,为了抚养我读书,母亲只身到上海市区去做佣人(现称保姆),妈妈呀妈妈,你把希望寄托在党的身上,把希望寄托杂孩子身上,实现爸爸临别时说的“带好孩子”的愿望。这就是我妈的伟大。

我含着仇恨和幸福的泪写这些,是为了让我的孩子们,不要忘记旧社会的苦难和一个被压迫民族的恨。

1958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,我服从学校分配,在苏北(泰兴黄桥),一干就是近三十个年头。由于领导的照顾和金山区委党校教学工作的需要,我于1985年调于家乡。

从52年离开老家枫泾,至今半个多世纪,我一贯听党的话,拥护党的各项政策,由于我长期在外地工作,我家房产一直由亲属代管、使用。五十年代末部分房屋由国家代管,文革后,按政策落实私房代管改造政策,归还房屋产权于我。我深深体会到共产党好。

意想不到的事,是房管所个别干部太霸道,抢去我家的门,拆走了我家的窗,打掉了我家的墙,占了我家的房,编造证据,把我的自住房屋硬说是租给他人的商铺,也不公布证据。历时四十多个年头,十数次人民来信,无果。无奈,但我仍坚信着共产党好。我多次致信金山区委,他们不经过实地走访调查也不公布证据,非法继续帮助枫泾镇房管所,侵占我的私人房屋。

在旧社会苦大仇深的一个新中国公民,解放时我才13岁,今年已经80岁了,历次运动已经过去,政策应该落到实处,而我的房产为何还有部分要没收?没收房产不给任何证据,这是不是党的政策?

我到哪里去申诉?找谁去解决问题?希望市委市政府主持公道,调查真相返还我的私人房产,把党的私房落实政策真正落到实处。


中共金山区委党校退休教师

吴瑞栋

中国-纪念馆

网络掉念平台 -- 专注文明祭奠